新官网 ca88.com-OnlyLady女性论坛_芭妮兰中国官方网站

新官网 ca88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这是当然,因为酒店是魏临订的。

苏冉秋瞪了他一眼,脑海里想起了那天的事。

“是的,只要一个也不行。”秦雨阳退到门边,摆出送客的意思。既然知道对方心里是这么想的,那就没有要过多接触,造成比现在更深的纠葛,那对谁都不好。

“不是啊,你心里有事,玩得也不踏实。”魏临喝着热饮,拍板决定:“就这么说好了,我现在去订票。”

想到自己在书上看到的内容,秦雨阳惊出了一身冷汗,难道自己是个天才人设,竟然拥有两种元素天赋。

秦雨阳在半梦半醒之间,皱眉怼了一句:“大晚上喝什么咖啡,喝牛奶。”

“……”

如果只是摇晃的话,他表示很乐意接受的,可是突然吻上来算怎么回事?

(秦雨阳:老子的待遇直线下降……)

顺利地进入学校,他必须去一趟教授的办公室,办理转系的事宜,顺便拿到新的寝室门牌号和钥匙。

苏冉秋面无表情地听着,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;他吃完饭之后,默默地收拾桌面,然后把昨天晚上留下的衣服洗好,在窗边晾起来。

等在门口闲着也是无聊,秦雨阳就发短信,想忽悠苏冉秋逃课出来玩儿。

“嗯。”苏冉秋已经不哭了,只是眼眶还红,他撑着洗手台上扭头:“有烟吗?给我点根烟怎么样?”

“小秋。”秦雨阳从里面探出头来喊了一声。

“刚烤好的,给你。”秦雨阳塞给他一串油滋滋的烤肉,当做是安慰。

一方面觉得年轻就应该享受男欢女爱(除非对象还小在读书就应该克制),一方面又觉得跟一个人滚就好了,床上这点事不适合太多人掺和。

“什么?”秦雨阳回头,他是个不害臊的人,对床上的事既开放又保守。

大家你情我愿,也相处得很愉快。

“你嫌弃我?”景煊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对方提起自己的年龄,他非常不解。

这不应该……!

“乖。”景煊被蹭得嘴角上翘,总感觉这只毛团跟自己亲一点,这肯定不是错觉。

“我们不是一组的。”秦雨阳没有打算把这些兽头占为己有,他很老实地说:“我是157号,只有三个兽头,剩下的全是他的。”

“往里面让一让。”秦雨阳掀开被子,拱着屁股进去。

晚饭过后,秦雨阳挺着微鼓的小肚子,躺在床上打盹。

“怎么分开了?”秦雨阳听得也乐呵。

今天正式交接工作,秦雨阳处理完这边的事情,就带着自己的私人物品离开了公司。

听到这个字……秦雨阳掏掏耳朵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秦雨阳放下番茄,爬向隔壁香喷喷的肉类早餐。

出门碰见的第一个人,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走不动路。

秦雨阳看了眼老井在朋友圈的吐槽,不知道该相信谁。

因为真的享受极了……跟这个男人气息相融的滋味,但他时刻保持警惕,一旦对方手越过那道不可能妥协的安全线,就立刻讪讪地推开。

“微辣。”秦雨顺说,顺便看了苏冉秋一眼。

一方面觉得年轻就应该享受男欢女爱(除非对象还小在读书就应该克制),一方面又觉得跟一个人滚就好了,床上这点事不适合太多人掺和。

“呼!呼!”小浣熊终于找到了扔下自己的同桌,还有那一地的兽头,他哇哇地跑过来,再次收集:“景煊,我们还要再打猎吗?”

可是秦雨阳已经快被吓die了好吗,这是龙,传说中的翼龙……

“你嫌弃我?”景煊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对方提起自己的年龄,他非常不解。

确实。

可是看到苏冉秋的脸色不妙,他选择闭嘴,找个借口溜了溜了:“那什么,我去洗澡。”

“操——”秦雨阳稳住差点跑偏的方向盘:“小秋。”他的钢铁直男心真的不明白:“你是个男孩子!”

“……”女人的感官很敏.感:“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他竟然……有点成就感怎么肥四?

“要离婚可以,但不是现在离。”秦雨阳说:“他还在牢里的一天,我就不可能跟他离婚,除非他出来……”

硬件条件就不说了,有钱有颜有背景,十足十的钻石金龟婿,谁娶谁幸福。

打完之后,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显得水润润地,蓝莹莹地,镶嵌在白色的绒毛脸上,如此美貌迷.人。

“在这等着,你老公马上就来。”

这种不受控制的情况弄得景煊很烦躁,可是肚皮上的毛团蠢蠢欲动,一副马上就要吃卤肉的急切,哼,算了。

沈慕川:“……”

“操——”魏临心里的天平彻底失衡。

景煊知道这家伙社恐,直接拿起糖包塞过去:“我和你同桌的喜糖,拿去吃吧,再见。”

“你这样有什么意思?”对方的表情很不好。

“什么惊喜?”

秦雨顺一口气梗在胸腔,憋得牙痒:“别挑战我的底线,我不是你爸也不是你妈。”

“嗯,今天在电话里说的。”沈慕川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:“我也觉得,我们之间谈感情太扯。”

“我是来长见识的, 又不是来争排名,这些野兽的头,你收回去吧。”秦雨阳真的觉得,这份礼物没必要,反而托了翼龙的后腿。

秦雨阳用淡淡的眼光看着他,不会让他知道,自己用原型是迫于无奈。

黄毛忙不迭地点头:“是,庭哥应该很快就到了,你先去跑着吧。”

“目击证人找到了,也指认了嫌疑人。”老井闭上眼睛说:“是秦先生。”

“妈的!你们最好别动他……否则……”电话打通了,沈慕川沉声吩咐:“立即找几个人,给我在XX路段拦截一辆银色商务车车,车牌号XXXX,快!”

可是看着身边呼呼大睡的男人,他心里的怨恨意难平。

“不行,我不帮你这个忙。”魏临说:“让他在监狱里自生自灭吧,拜拜。”

责编: